拋,然後總是坐落在詭異的位置。
拋物線,沒有一次是準的,都是這樣反覆著,
以前的以前,現在的現在,
沒個準則,沒個原則,沒個什麼的其他,
扶著那惆悵與那記憶笑著玩著,裝瘋賣傻著,
聽,那默契的踏近聲,
聽,那離去的腳步聲,
遙近遙遠的,擺渡,一直都是的狀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