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Eslite。2



由於狂人阿翰會長的帶領下,果真很順利的開啟了我破門禁遊玩的第一夜,

我真來到一個類似公寓式的建築,就像一般學生宿舍般,很有學生宿舍的陰暗,

很陰暗的樓梯外加很久沒有清理的蜘蛛網,像極鬼片裡的橋段。

只看見阿翰會長很有架式的朝一扇門踹去,聲音極大,果真有人開門。

「這是哪一國電鈴?」


只見阿翰會長微笑不作答的進門,我也就跟著進去了,也許這就是大學生的生

活吧!果然看到熟悉的阿寶學長,和一群不認識的人擠在一個十幾坪的房間內,

床上滿人,沙發滿人,地板也滿人,這還有地方可以座嗎?

進去沒多久似乎很認真的在討論會議,講得是關於迎新活動那天的善後檢討,

老實說,因為我完全沒有參予,根本不知道他們在檢討什麼,畢竟那時我只負

責我鋼琴社的部份,參不了腳的結果是我在分心東張西望這房間,環顧一下房

間,不大不小剛剛好,應該是女生的房間,很跟乾淨跟儉約的擺設,正在努力

猜測是在場的哪位女士房間時,聽到我阿寶學長拿著房間裡的筆記型電腦問,

「你有在寫小說喔?!」

「有阿。」回答的居然是一個男生。

原來這房間不屬於任何女生,是屬於這男生的,真是乾淨到不可思議,以男生

來說。更訝異他會寫小說這部份,頓時覺得自己眼睛亮了一下。

冗長的會議進行到一段落之後,一行人便開始離開乾淨的小套房往樓下庭院走

去,想應該是解散可以回家了吧!可是我回不了宿舍要去哪裡?

當心裡正在疑惑要借助哪位學姊家時,發現大家都很有默契的發車的發車,上

車的上車,我舉起已經繞過12點的時針看著,我想應該是要夜遊吧!

因為大家精神突然很亢奮,有種好像要去探險的氣氛,只聽到阿翰學長說,自

己挑一台車子座,而我還搞不清楚該上誰的車子時,已經沒有選擇地只看到一

台空車,那個擁有乾淨套房又會寫小說的男生。

就上他車吧!我對自己說。



一行人像車隊般行駛在花蓮台九線上,一路上感覺大家彼此都很陌生,不開口

的不開口,看風景的看風景,倒是載著我前面的那個男生說了話,

「你是讀哪科的?」

「沒用的觀光科,學校分發沒有中才來這花蓮鳥不生蛋的地方讀書,也才知道原

來花蓮在台灣的東部啊!」不等他問其他的問題,我自己一併回答了,這回答

我已經在要來花蓮讀書前回答我親朋好友好幾遍了。

「花蓮會是你畢業後懷念最深刻的城市,如果沒有,我給你打。」他自信的說著。

「也不知道要多久才有辦法瞭解花蓮這城市,還等到打你咧!你先延畢等著被我

打我覺得這構想比較好。」我笑著說。

「哈哈。」不察覺中,疾風中出現了笑聲不絕的我們。

「相信我。花蓮是個會讓你讚嘆的地方,以後有多點時間我在帶你去認識它,

今天先給你一個序。」這語氣,果然是寫小說的人。

「你有在看小說或者是書籍之類的吧!」一臉疑惑的我沒發覺轉頭過來的他。

「因為,我看到你知道我寫小說時你那突然明澄的眼睛。」男孩篤定的對我說。

「我喜歡會寫小說的人,以前一直響接觸這樣的人,卻都沒有好運氣可以遇上。」

我笑著看路邊風景說,「那你今年運氣很好喔!」他又轉頭笑了一下。

「哈哈。」我開始那只有我知道的尷尬招牌動作,傻笑兼抓抓頭髮,這位風趣的

先生,我才剛遭遇一段因為距離就別戀他人的悲慘戀情,雖然你很風趣,可是

不知道怎麼著,覺得自己好像不小心哪裡被刺中了,於是我開始沉默,而他也

認真的介紹這學生活動中心的工作性質以及我的職責所在,話都還沒有說完目

的地就已經到了。

一個熱鬧的夜市,據說這裡就是花蓮的南濱夜市。






-待續-

不知怎麼著,就沒來由的心被刺了幾下,沒有很痛,卻還是有痛覺。

我想,你是不小心刺痛我了吧!

關於你溫柔的話語和篤定的自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