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才突然有種感覺。自己好像有時候會不受自己控制。
指的是個性放蕩,今天學長才跟我說一句話。
「到底是誰把你帶壞的咧?」
也沒有誰帶壞我,若要真說有誰的話,也是我自己吧!
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資格說自己很痛,因為沒有痛的感覺。
只是,就這樣對生活沒有過多的期待及期許,盲目。

我不痛,只不過沒有知覺。
失去大驚小怪得能力,一切看起來都合理化。

我的身體,我的愛情。
一切都因為「人性的劣根」而有了很瞎的藉口及合理化。
用不同男人的溫度,尋找我們曾在一起的傷痕。
記得,在那時我對一個人說過︰
「我什麼都不要。
我只要一個有溫度的擁抱陪我入眠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