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著什麼抑制了其他的出口之後,
我到底是要留名還是要留利在自己身上。
從事商業行為的我自己,
我該思索太多關於留名轉換成留利這件事情上面。

那其他的紛紛擾擾都會隨著時間過去而留下了什麼,
過度期是否又是一件更難熬過的事情,
我需要力量,需要別人可以了解,
我需要體恤,需要別人可以為我引導說出被體恤的這些,
我需要靈魂,需要靈魂可以常伴我左右,
其他的其實我並不那樣的需要,
不懂嗎?我向來不是這樣白話的人。

於是乎,我想要吶喊的是,
當我需要誰的你的時候我希望你可以感受到並出現,
而不是,
當你需要誰的我的時候我便出現在你的身邊,
自私的同時,請你懂得互相,與對等的尊重心意。

我漠視,不同等於我毫無感受,我只是,讓自己絕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