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當我不清楚自己的行為是否造人他人的困擾之時,
我接收到了一堆關於感謝的文字。
所以,我在短暫的咀嚼幾個文字之後,
似乎我只得用詼諧的文字與方式滑過另我不安的尷尬。
感受不出妥當與不妥,因為沒接收到不需要與多餘的感受,
有點搞不處得希望目前現狀別再惡化,
所以,我幾乎是那幾個文字擾著我的夜晚,繼而入睡。
所以,我其實有點想問,
那,到底是什呢?
請問,有背後的意義存在嗎?
所以我這樣的行為到底對你是妥當還是不妥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