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發現,我很可以期待在絕望的事物上。
如果,拿這力量放在工作上,應該會是個不錯的大動力,
偏偏,就還是這副德行的。

所以,我又開始晃起酒杯聽起Jazz敲起文字,
終究,我還是喜歡這樣的自己。
我很開心有人要我回去邱夢夢的那時,
回去回不去其實我並不清楚,
畢竟鹽巴也開始吃得比那年少時的多,
不過我倒是又開始切換自己的狀態,
我好久沒有開始切換自己,
明明就好幾的我我我的,
終於,在這秋意中,我開始意識到切換自己這件事兒。

不管,明不明白的,我雖然看似在象牙塔裡的兜著,
可是,如果我自得其樂的,沒有什麼不好的,
畢竟,白日需要的能量都得是正面而正向的,
所以,夜晚裡萎靡虛幻絢爛一下,應該沒有什麼對錯吧!

你說是嗎?浪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aisy 的頭像
Daisy

吻,挑釁,構織索多瑪城。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