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來由,總是這樣的。
黑夜逐漸攏照的我的空間裡,
於是侵蝕了身軀幻化成了夢,
幕裡如雨的汗水,揮霍著,
想起,想起。
誰是誰的容顏,誰是誰的他她,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都很愛張懸。

有時人們想要逃離,是為了讓自己乾淨。

她說的,扎進心崁裡了。

Dais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